鲤城纪委 > 廉政时评 > 八面来风  
只求“耳根清净”,岂有“风平浪静”
2018-10-22 20:53:41    中国纪检监察报

????组织要求,不听!同事劝告,不听!亲人提醒,不听!10月17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福州市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俞昌林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其中提到俞昌林曾痛心忏悔自己对好心劝告不愿听、听不得,“成了‘三不听’干部,沦落到如今下场”。

????“三不听”干部不过是自欺欺人。在大家眼中,其做派可笑可悲。面对亲朋的逆耳忠言,俞昌林像一个“木头人”,不为所动或者顾左右而言他;面对同事的善意批评,他又极具攻击性,千方百计打击报复;面对组织的审查调查,他拒不配合、负隅顽抗,总觉得“为何跟我过不去”。而面对围猎者的“甜言蜜语”,俞昌林不仅听进去了、动心了,还沉迷其中。他一心寻求“耳根清净”,容不下任何“杂音”,甚至发展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其结局正应了一句古话:天欲其亡,必令其狂。

????事实一再证明,只求“耳根清净”,反倒徒生烦恼,这样的人生总有波澜,风不平浪不静。如,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谭栖伟在落马后悔恨自己没听母亲的话,“河边走她怕我湿鞋,锅边转她怕我偷吃油渣。我哪怕是带点土特产回去,我母亲都要追问究竟是哪里来的谁送的,有时候她觉得不正常还要让我退回去。”然而母亲的叮咛并未让谭栖伟清醒,他甚至觉得母亲年纪大了,思想很正统,还老是埋怨她,结果则是自己身陷囹圄。江苏省东台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市委统战部原部长秦志水对上级的批评充耳不闻,对同事的建议“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把单位当成“私人领地”,一意孤行,以致犯下不可挽回的大错……类似案例还有不少,教训十分深刻。

????古语有云:“忠言逆耳利于行”。党员干部不论是否担任领导职务,身处何种岗位,都应当容得下不同声音,听得进批评意见。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犯错并不可怕,只要时刻摆正自己的位置,保持“兼听则明”的清醒,怀着“闻过则喜”的心态,在问题萌芽之时就及时“刹车”“掉头”,不走“第二步”错路,就不会落到“满脸污垢丑煞人”的地步。(作者:佘子艺 秋霞)

【责任编辑:庄秀鹃】
威远县 | 天祝 | 东山县 | 闽清县 | 白山市 | 类乌齐县 | 广西 | 灵石县 | 乌兰察布市 | 甘泉县 | 东兴市 | 平南县 | 辽源市 | 镇原县 | 克山县 | 八宿县 | 临漳县 | 泰兴市 | 孝昌县 | 桂林市 | 黄梅县 | 大田县 | 建德市 | 彭水 | 曲麻莱县 | 蒲江县 | 张北县 | 焦作市 | 中西区 | 大宁县 | 利津县 | 嘉鱼县 | 芜湖县 | 故城县 | 武胜县 | 芜湖市 | 徐闻县 | 城步 | 定日县 | 桦甸市 | 丘北县 | 岳普湖县 | 锦州市 | 丰宁 | 长丰县 | 仲巴县 | 苍梧县 | 阜平县 | 上蔡县 | 于都县 | 达日县 | 辛集市 | 碌曲县 | 马边 | 垣曲县 | 离岛区 | 湟源县 | 张家界市 | 光泽县 | 城固县 | 望奎县 | 昌乐县 | 镇巴县 | 崇文区 | 睢宁县 | 石渠县 | 高雄县 | 囊谦县 | 资兴市 | 宁海县 | 筠连县 | 舒兰市 | 怀集县 | 岗巴县 | 南皮县 | 调兵山市 | 张家口市 | 喀喇沁旗 | 琼中 | 舞钢市 | 芜湖县 | 高邑县 | 乌恰县 | 泰和县 | 淳化县 | 青冈县 | 增城市 | 望谟县 | 合阳县 | 阜康市 | 双柏县 | 阳江市 | 胶南市 | 阳曲县 | 米林县 | 阿拉善右旗 | 濮阳市 | 南乐县 | 宜州市 |